企业文化
首页
>企业文化>文化艺苑

桥的畅想

  时间:2024-01-25   浏览次数:  【字体:

从古至今,桥都是连通外界的重要载体。作为一名铁建人,在我的记忆里,有很多与桥有关的故事。

元旦过后,公司承建的武松高速跨通顺河一号桥完成了连续梁最后节段的合龙施工。在同事发来的航拍照片中,河流如一轮残月盘桓在江汉平原,桥梁左、右两幅以近乎相同的速度奔向终点,挂篮钢支架已紧紧贴合至河流中心……在另一张照片里,同事们站在岸边,以桥为背景,拍下了合龙后的喜悦瞬间。

这不禁让我想起了自己上班以后参建的第一座桥梁。当时,我所在的湖北利万高速项目主体工程已基本完成,仅剩最后一道难关——上跨沪渝铁路营业线转体桥。

由于铁路线白天要正常运营,我们只能到了夜晚通过铁路“天窗点”施工。建设转体桥,要先在铁路两旁施工桩基、承台和墩柱,在下部结构完成后,沿着铁路线方向浇筑梁体,梁体浇筑至最后节段,再通过球铰实现转体,最后精准与线路对接。

营业线施工需要制定严密的日计划,进入工地前要清点设备材料,并要在有限的时间内,按照计划开展作业,安全、质量、综合调度,缺一不可。

终于等来了转体施工的日子。湖北利川地处鄂西武陵山脉,是一座偏远的山城。我们所在的凉雾镇被一座座小山头包围,在夜晚寂静如墨。只是那一夜,桥下人声鼎沸,四面八方的灯源如星火照亮了整个天际。

那时候,无人机属于罕见物。当电视台的工作人员将无人机升到天上时,我们不约而同地伸长脖颈,用力探向穹顶,寻找无人机的踪影,满心期待从飞机里传输来的“天空视角”。

桥梁如愿对接,利万高速公路也在不久后贯通。在这之后,我又经历了两个项目,遇到了更多的桥。随着时代进步,无人机逐渐成为工程项目的标配,公司也开设了很多次无人机培训课。我也通过“遥控飞行”,见证了一次又一次的跨越。

在广东佛山,我们的桥梁要跨越三江汇流的西南涌河道。与以往的上跨施工不同,钢箱梁先由厂家生产出成品,经由航运或陆地运至施工地。通过一台履带吊起重、一台随车吊控位,慢慢挪至桥墩上,类似于搭设一片片钢结构积木。梁体内部有螺栓和穿钢筋的通道,箱梁对接好后再进行张拉加固。

首梁吊装的那个清晨,我操作着无人机沿着桥梁两侧飞行。秋汛刚过,河里水流丰沛,波光粼粼。两台吊车以力拔山兮气盖世之力,将钢梁“抬”到河中心的墩位。紧接着,一片、两片、三片……直到近4000吨的钢箱梁全部吊装到位。

如今,我们建设的桥梁实用与美观合二为一,成为城市中的风景线,跨距也不断刷新纪录。作为一名企业宣传人员,我们也“驾驶”着飞机,飞得更高、更远。(作者:陈亚楠)

公司简介
华体平台app(中国)有限公司官网,前身系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第四师第十七团,1951年组建于朝鲜战场,1984年奉中央军委、国务院命令,集体转业并入铁道部,成立铁...[详细]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